时间的经验感觉

志勰


    人类是以群体而居,在人类的生活环境中,交流是人类生存过程中一种必不可少的生活方式,并且在群体协作的生产方式中占据首要的地位。同时,交流也同时映射到人类生存的其它生活方式中,对人类周围一切事物进行描述成为某种确定的内容。

    我们在描述事物过程中,我们必然有一描述的对象,这就必不可少的要涉及到描述对象的一个存在状态。如果事物没有一个存在的状态,那么我们就不能对它进行描述,即便是在我们头脑中虚幻的事物。首先事物存在的空间状态,事物存在的空间位置,物体的空间大小——长宽高的概念、物体运动的距离、物体的颜色、物体的温度等等,这是物体静止的存在状态概念。另一种物体存在状态的概念却存在于物质的运动变化中,当然,存在并不限于我们生活中物体运动变化过程中所独有,也并不仅仅限于物质世界的客体,在我们可以感知、已经确定的物质(这里的物质是一种广义的物质概念)的存在状态之外,它还包含于我们可以描述的对象的所有。这里我并不想探讨存在的哲学概念,而是建立在描述过程中的存在状态。

   在存在的基础上,存在主体的变化就给与我们时间的感觉,也同时反映在存在的所有主体。

经验感觉的一种约定

   如上,我们从物质主体的角度给与时间的描述范围进行了定性。但是,时间概念的产生在人类对物质世界的描述范围却源于日常生活中的某种经验感觉,并形成某种特定的文化意识,并灌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关于时间的文化意识的起源这里就不在讨论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文化与时间》[法]路易.加迪等著 郑乐平 胡建平译  浙江人们出版社)

    在《文化与时间》P118中提出了如下构成时间的经验感觉和时间的连续:

      1、地球的自传引起的昼夜更替。

      2、地球围绕太阳运转决定了季节变化。

      3、月球围绕地球转动形成了月份,而月份合起来构成了年。

      构成时间的经验感觉和连续我个人认为不只是如上的三种因素,如上的提法实际上只是一种因素,即——物质的运动所给予的时间的定量。

      虽然年月日是时间感觉的一种很重要的因素,即对时间的定量。在人类的意识状态中,时间的存在状态是人类所感觉到的事物的瞬时状态的连续。也是传统对时间看法中的物质运动过程中的持续性和顺序性。关于这一观点,在我所查阅的辞典中都已经存在了,并且提出时间的特点表现为两方面,一者是(持续性)时间的间隔,另一者是(顺序性)表现为日期和时刻。在人们以经验感觉为基础上所提出的如上的三种因素中,的确包含了现代人们所理解的时间的概念,至少包含了时间的两个特点。但是,在描述过程中,并没有将现代人所理解的概念明确的描述出来。

   地球的自传所引起的昼夜更替给我们以天的概念;地球围绕太阳的的运转决定的季节的变化给予我们气候和环境的季节的概念;月球围绕地球转动形成的月份,并且月份合起来构成的年给于我们时间概念的计量。

    我们现在不难想象,天的概念是以一个日出到一个日落作为传统的计量标准,这是天本意上最直接的概念,但是在相邻的两个一天中,我们只对日出和日落进行判定,两个一天中如果所经历的事件是相同的,我们不能从两天的本身中觉察出时间的区别,但是可以根据那一个日出最先经历,那一个日出稍候经历而判断出两天存在的顺序。那么,时间的本身判断的依据就是根据我们经历的感觉,这样的说法应用到其他的事件中仍然成立。同样,季节给于我们气候和环境的差异,时间的不同也仍然来源于此。我们去描述时间或者我们去描述某一段时间,我们所描述的依据确是根据某种事件。

    这样的看法或许您会存在疑义,或者您提出这样的看法:2085年或者公元前25年似乎并不依据这样的事件来给与时间进行判断,这纯粹是时间的进程概念。这样的时间概念仍然不能逃离开于事件对应的描述范围,对于年,我们常规的定义方法是以公元前后为坐标点,来描述历史进程中的时间某一瞬间或时刻。我们通常所说的如2000年是今年,同时说明公元年距今2000年,虽然我们采用抽象的数值定义方法,但是仍然可以归到事件的进程中,比如2085年,我们可以归到地球在绕太阳旋转距现在85周到86周之间的时间。

    我们描述事件,通常是从事件的一个存在状态到事件的另一个状态,或者描述事件的某一状态。描述事件和时间其对象的范围虽然不同,事件是具体的,时间是抽象的,但是时间间接的也是描述事件发生的过程,在通常我们所说的时间的持续性上,两者是等效的。

    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时间是根据这样的概念,根据我们经历的过程去判断事件的顺序,同时,事件的本身过程给于我们时间的概念,给于我们时间持续的感觉。

时间的抽象感觉

    时间的抽象概念不仅是由时间本身决定,更重要的是在人类历史的演变过程中对外界事物描述所形成的特殊的概念。一方面,这是由人类自身的经验感觉决定的。不论我们去检查任何一种民族文化语言,其间对外界事物的描述过程中,主体的对象存在本身的特征都采用时间的特点来描述的,有的甚至语言的本身就带有时间的特点。比如英语的现在、过去、将来时。而不是归于物质运动本身,这是语言对外界描述本身的特点。这样的描述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方便的。这样有助于人类对外界事物主体的判断,有助于人类对外界事物的交流。另一方面在于交流的本身,时间的普适性在于事件描述的普适性,只要是存在描述的对象,对于事物的本体就存在一个描述的状态,这一描述状态和事件存在的本身是没有区别的,但是在语言描述上,我们不得不指定这一状态,这种状态就是和事件本身存在特点具有相同意义的时间的一个特点——时间的瞬时性的特点。这一特点是语言描述本身所必须具备的。您在这里可以看到,时间的这一特点来自于语言交流的本身。

    人类对自然事物的经验感觉的了解依赖于事件的主体所发生的运动变化在我们人类大脑意识中的反映,其中头脑中概念与自然界事物某种特征的对应是我们理解和了解自然界事物的首要条件,这里面重要的是人类头脑中的概念与自然界中的事物正确的对应。我们知道,对自然界事物的描述,我们所进行的描述中包含非实物主体的概念,如时间、时间的持续过程、运动等,这些事物存在状态变化中的反映,在我们的理解上就反应为一种非事物实体的概念,我们通常把它们叫做抽象的概念。

  事件的抽象概念我们已经知道,它存在于和事物运动变化相对应的描述过程中,时间相对应于物质运动变化的本身,它所反应的就是物质运动变化本身。但是它和物质运动变化本身又存在很大的区别,首先它具有普适性,它在人类历史过程中是通过普适性的概念的定义来确立的:

    我们通用的时间概念,是通过比单个事物的运动变化更为普适的方式进行定义,我们在历史中采用的方法是将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和月球围绕地球的运动作为定义的出发点。人类日常生活中的事物所发生的运动变化,都在我们定义的这个巨大的参照系之中,实际上,我们通过这样的定义,已经将事件的概念转化为一种抽象的概念,这是因为,我们传统的定义方法我们不能见到这一过程,在时间的概念产生的过程中我们完全是一种无意识的定义。我们以此作为时间定义的方法,它已包含了我们生活中的所有的事件的运动变化过程,或者换句话说,在这一运动过程中,我们生活中的其他事件也在发生,采用统一的对物质运动变化过程的描述,是采用普适性必须的描述方法,这种描述方法我们通常将它叫做时间。

    建立在这样一种广义的物质运动变化流程中的这种概念,在物质运动变化的持续性上,它和物质运动变化具有相同的特征。关于这一点,我在物理世界的时间概念中会进一步描述。

人们头脑中经验感觉的时间

    关于这一部分内容,我就不作说明了,因为存在于人们头脑中的时间概念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况且这部分的内容普通的与时间有关的科普读物中,随处可见,这里我只是说一下普遍的几种认识,应该说是别人的看法吧,我这里只是将它翻版一下。

    一种看法是时间质的存在:这种看法认为时间是独立的存在,并支配物质的运动变化,在古典的时间观念中,这是普遍的认识。当然,即便是现在,不排除仍然会有人存在这样的看法。

    另一种看法是时间、空间和物质不可分割一体的看法,统称为时空观。这种看法是将时间看作物质在空间中存在的一种观念,依赖于物质的运动变化。这种观念来源于近代科学的发展,这是现代普遍性的看法。更确切的说这是一种物理的时间。我会在其它篇幅中详细的探讨这个问题。

    此外,还有一种时间观念,它是近代物理尤其是热学的发展所特有的产物,即:热力学第二定律对物质世界的发展方向所特有的时间观念——时间是具有方向的。当然,实际上现代科学也不例外,都承认时间具有方向的,比较有代表性的著作如:“时间之箭”【英】彼得·柯文尼    罗杰·海菲尔德著  江涛  向守平译    当然,这本书中探讨的时间观念和时间过程很广乏,但大体上是这样的观念。

时间的经验判定

        时间作为一种抽象的概念,在人们描述事物的运动变化过程中,起的是什么样的作用呢?

      我们无时不刻的在使用时间的概念,以此来确定我们所描述的事件。我们间接的使用事件的进程来描述物质运动变化的某一刻或者某一进程,以达到对事件某一刻或者某一进程进行物质运动变化的某种量度。

    通常我们对物质运动变化进行描述的时候,如:一物体以速度v运动,从A点到B点,共运行S的距离,那么,经历的时间为t 。

    如果我们以常规时间定义的方法,此物体运行的时间t通常所指的是我们所采用的普遍的对时间定义的事件某种进程。我们可以认为这一物体的运动和定义时间的某种进程是同步的。如果我们采用地球的自转作为对时间定义的普遍坐标,那么物体从A点运动到B点所经历的时间实际是指地球从某一位置旋转到另一位置的进程。如果我们采用钟表作为时间计量的方案,那么,物体从A点运动到B点所经历的时间实际是指钟表指针运动的某种过程。

    虽然我们将钟表或者物质运动变化的某种进程作为计量时间的工具,并将时间设定为虚拟的概念,实际上我们采用的是将物质事件的某种进程对物质事件的某种运动过程作为定义的方法。我们所采用的对时间的经验判定的意义也在于此。

志勰

2000.7.15